首页 技术 正文
技术 2022年11月23日
0 收藏 702 点赞 3,738 浏览 10737 个字

第二十二章 原则性领导
在一个组织程序已经变得不受其来源和内容的约束,而且其编纂出来的组织宗旨已经代替了个人责任的组织之中,你所面临的首要任务,就是要全盘抹掉这个程序本身,以便让整个封闭的系统呼吸新鲜的空气。因此,我对整个IBM的组织程序进行了180度的大转变,只保留下了为数很少的几个组织程序规则、条例以及指导。
  我们是从对原则进行陈述而开始这项转变工作的。为什么要有原则?因为我认为,所有的高绩效的公司都是通过原则而不是通过程序来进行领导和管理的。组织决策应该由懂得企业成功的主要推动力所在的领导来做出,然后,这些领导人还要能够根据具体情况,聪明、灵活和因地制宜地把这些原则应用到实践中去。
  “但‘基本信仰’怎么办呢?”你或许会问,“难道这些基本信仰就不能继续存续下去并被转化成你所说的原则吗?”对于这个问题,很不幸,我的回答是:“不能。”因为,“基本信仰”是沃森时代的产物,它们也只能在那个时代发挥它们的作用。尽管在以后的好几十年中,我们一直使用这些基本信仰,但是它们却已经从十分合理的原则演化成了一些根本无法理解的东西。所以,充其量,这些基本信仰也只不过是一些陈词滥调式的道德说教,而我们现在需要的却是更有远见和洞察力的东西。
  于是,1993年9月,我起草了8个原则,在我看来,这8个原则应该能够成为IBM新文化的核心支柱。而且,我还把这8个原则以挂号信的形式邮寄给了IBM遍布全球的所有员工。现在,再次阅读这8个原则,我才惊讶地发现,在这些原则发布之后的10年中,IBM文化所发生的变化是多么的巨大。
  以下就是这8个原则以及我对它们所代表的基本观点的简要阐述:
  (1). 市场是我们一切行动的原动力。
  在业务应该是什么以及应该如何经营业务,IBM总是有自己的一套理解,而且还固执地坚持自己的这一套观念不放。实际上,整个IT行业都面临着这样的问题。我们都是把技术搞复杂并立即又把该技术变成废物的罪魁祸首。IBM必须将关注点放在为客户服务上,并在这一过程中击败自己的竞争对手。一个公司的成功首先就来自于成功的客户服务领域,而不是其他任何地方。
  (2). 从本质上说,我们是一家科技公司,一家追求高品质的科技公司。
  关于“我们的公司是什么”和“应该是什么公司”这两个问题,争议颇多。实际上这并没有必要,因为答案很简单,那就是:科技将一直是我们最大的优势所在。我们所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努力将知识转换成产品,以便满足客户的所有需求。全公司的各个领域都会因为这个科技优势而大获其益,包括硬件部门、软件部门以及服务部门。
  (3). 我们最重要的成功标准,就是客户满意和实现股东价值。
  从公司外部来看,这是我们需要强调的另一个方面。我刚来IBM第一年期间,许多人,尤其是华尔街的分析家都问我这样一个问题,即衡量未来的IBM是否获得成功的标准是什么—营业利润、营业收入增长?还是其他?而我所知道的最好的衡量公司成功的标准,则是提高股东价值。而且,如果一个公司不能让自己的客户满意,那么它就不会是一个在财务或者其他任何方面获得成功的公司。
  (4). 我们是一家具有创新精神的公司,我们要尽量减少官僚习气,并永远关注生产力。
  对于我们来说,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但是,快速变化的新市场却要求我们必须承担这个艰巨的任务,改变过去的经营方法。最具有创业精神的公司,都会通过扩展老业务和开拓新业务,接受创新、敢于承担风险和追求成长。这也正是我们所需要的精神状态。IBM必须更为迅捷地采取行动、更有效地工作以及更明智地进行开支。
  (5). 绝不要忽视我们的战略性远景规划。
  要想获得事业的成功,就必须有方向感和使命感。因为方向感和使命感可以让你(无论你是谁)在做任何事情的时候,都知道什么是最适合你的以及哪些是最重要的。
  (6). 我们的思想和行动要有一种紧迫感。
  我喜欢把这称之为“建设性的不耐烦”。我们都长于调查、研究、开会以及讨论,但是,在这个时代的这个行业中,速度往往比洞见更有用。并不是说不应该制定规划或者战略,而是说,这些规划和战略会延误我们现在立即就采取行动的战机。
  (7). 杰出的和有献身精神的员工将无所不能,特别是当他们团结在一起作为一个团队开展工作时更是如此。
  终结官僚制和窝里斗的最好的方法,就是让所有的人都知道:我们所珍视的和将给予奖励的,是团队合作精神,特别是那种将关注点放在为客户提供价值的团队合作精神。
  (8). 我们将关注所有员工的需要以及我们的业务得以开展的所有的社区的需要。
  这并不是一句收买人心的客套话。我们希望我们的员工有个人发展的资源和空间,我们也希望,我们的业务得以开展的社区因为我们的出现而越来越好。
  这8项原则是一个重要的起步—不仅是在定义新IBM的首要任务上是一个重要的起步,也是对整个的流程管理理念的一个重要的初步挑战。但是,如果我们找不到将这些原则注入IBM员工的DNA中的好方法,这些重要的起步性努力就将很难有所收获。显然,劝诫和分析还远远不够。
那么动力杠杆又是什么呢?一个CEO—或者一个州长或大学校长又能够做些什么才能让民众态度、行为以及思维发生变化呢?当然,不同的人在做不同的事情时都会有不同的动机。有些人是为了钱,有些人是为了进步,还有一些人是为了获得认可。对于一些人来说,最有效的动因是害怕—或者愤怒;而对于另外一些人来说,这却不管用;有些人看中的是做事过程中可以有所收获,或者有机会看见自己制造的产品所引起的具体效果。多数人可能会因为看到自己的产品逐渐在老化而激起他们进行变革的热情;还有很多人是因为受到远景规划的感召而奋起发动变革。
  在过去的10年里,我就是以上述种种动力杠杆来推动IBM的管理改革的。
  
1.领导班子振作起来
1994年春天,我在纽约韦斯特切斯特县的一个酒店召开了我上任后的首次高级管理会议。与会者包括来自公司在全球各地的420名管理人员,他们分别代表公司的各个部门(还有一些在大厅中徒劳无益地等待新闻采访的记者)。这次会议的一个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将这些管理人员的关注点从关注他们彼此之间的利益冲突转移到公司外部去。
  我在这次会议上的发言主题就是从两幅图表开始的:一幅是关于公司的客户满意问题的,另一幅是关于市场份额问题的。市场份额图表所显示出来的问题是惊人的—1985年以来,我们在行业中的市场份额已经飞速地下滑了一大半。客户满意图表也传达出了一些令人沮丧的消息:我们的客户满意度已经名列行中第11位,甚至落后于一些现在已经根本不存在的公司之后了!针对这两个集体业绩不佳的表现,我总结说:“我们正在成为市场中的笑柄,竞争对手正在抢夺我们的业务,因此,我希望我们能够开始反击—也就是说,反过来使我们的竞争对手成为市场中的笑柄。这是一场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游戏,我们必须要在市场中胜出并给予竞争对手狠狠的反击。我可以向你们保证,我们的竞争对手正不怀好意地在关注这些图表,而且他们一定还在说我们IBM不久以后就要破产了。”
  我向他们展示了一些我们的竞争对手公司的CEO的照片。一般人都会猜想到他们会是盖茨、麦克尼利以及埃里森等人。然后,我还大声朗读了这些人在谈话中有关蔑视IBM的原话—这些谈话不仅蔑视IBM公司,而且还大肆夸大我们公司的衰落以及质疑我们在行业中重要性地位。例如,拉里·埃里森就说过这样的话:“IBM?我们甚至连想都不想这家公司了。它是还没有死,但是,它已经微不足道了。”
  “对于市场中所发生的这一切,你们有什么感想呢?”我问道,“这些家伙抢走了我们的市场份额。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但是我却一点也不喜欢出现这样的情况。而且,当听到有人这样评价我们的公司的时候,我会非常生气。每当万事达卡公司利用一个广告来攻击美国运通公司的时候,我就知道第二天一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当屋顶快要塌下来的时候,一般的建议会是派出一个增援部队到屋子里来,以防止屋子里的人做他们不应该做的事情。而我却不想派出这样的一个增援部队来,因为我知道我的工作就是让屋子里的人不要采取过激行为就可以了。
  “你们知道,自从来到IBM以后,我已经收到了成千上万封电子邮件了,而且,这其中的每一封我都阅读过。我想告诉你们的是,这些邮件里,我想不起有哪一封是热情地讨论关于竞争对手问题的。它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是在热情地讨论IBM公司中其他部门的问题的。所以在这里,我不得不把竞争对手对我们的恶意评论以及在市场中对我们的所为说出来,以期引起大家的愤怒。公司中存在的只关注公司内部各个部门之间的竞争,而不关注整个公司和外部竞争对手之间的竞争的做法,不是值得鼓励的行为,而是必须予以彻底根除的俗鄙行为。因为外部的竞争对手已经开始侵犯我们的内心,而不仅仅是头脑,它们还要侵犯我们的家庭,夺走我们的子孙上大学的钱。这就是它们正在做的事情。
  “12.5万名IBM的优秀员工都被迫离开了公司,他们失业了。这是谁造成的?是上帝吗?正是这些竞争对手的入侵造成了这一切。它们夺走了我们的市场,伤害了我们的员工。造成这一切痛苦的不是别人,就是周密谋划着要夺走我们生意的那些公司外部的竞争对手们。”
  就目前公司中所存在的决策执行不力,以及人们显然对此还愿意无休止地忍耐下去这一状况,我向与会者表达了我的困惑和不解。
  “我们没有严格执行决策的要求以及其后续措施;我们也没有给决策的执行设置一个最后期限;或者是当这些决策没有得到执行时,我们也没有提出任何质疑。但是,我们的确设置了一些任务压力,而且这些任务压力还会带来新的任务压力;可是我们却没有去执行这些任务,因为(再次)在我们的眼里,(公司)外部的竞争远没有公司内部的竞争重要。如果改革不符合自己的个人利益,那么IBM的大多数员工都会反对改革。在IBM有一个非常有力量的单词,其力量之大,是我在其他任何公司中都见不到的,这个词就是‘驳回’。似乎IBM的决策都只是一些建议,任何驳回都可以将这些决策置之不理。自从我来到IBM以后,我已经发现:正当IBM的员工忙于反对几年前公司所做出的决策之时,IBM的市场份额也正在持续下滑。
“当你们拥有的是这样的一个市场份额和这样的一个顾客满意度的时候,那你们就没有太多的时间用来争论了。现在,大家的任务就是准备好一致对外,并开始夺回我们的市场份额。”我说道,“这将是一种以绩效为基础的公司文化。我将亲自过问公司中所有重要的新工作岗位候选人问题,因为,我想找一个真正干事情的人,而不是那些只知道观察和争论的人来担任这些重要岗位的领导人。”
  关于公司未来的机会和希望,我有一些想法,我也在会上把它们告诉给了大家。我说,在我看来,来这里参加会议的人都是公司中乃至行业中最优秀的精英型人才,而且,以我在公司一年的工作经验看来,我相信IBM的潜力是无限的—但只有我们愿意实施我所发动的这场改革,这种潜力才能够得到充分的发挥。接着,我描述了公司文化改革中所必需的行为变革方面的内容(见下文)。
     行为变革要求
  公司自己自行推出产品   → 以客户为导向(根据客户的要求生产产品)
  以公司自己的方式行事   → 以客户的方式行事(为客户  提供真正的服务)
  道德式管理          → 成功导向型管理
  将决策建立在秘闻和神话  → 将决策建立在事实和数据的的基础上 基础上
  以关系为导向       → 以绩效和标准为导向
  一言堂(政策性统一标准) →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对人不对事        → 对事不对人(询问为何而不是问谁)
  良好的愿望甚至比良好的  → 职责明确(总是能够解决难题)
  行动更加重要
  美国(阿蒙克总部)占   → 全球共享主导
  规则导向型        → 原则导向型
  只注重我的价值(个人   → 注重我们的价值(集体主义)主义)
  分析停顿(追求百分    → 有紧迫感地做决策和采取行百的完美) 动(只要有八成的希望即可)
  组织中缺乏创新      → 学习型组织
  平衡式资金投入      → 重点型资金投入
  “在我的词典里没有‘借口’,”我说道,“我们就是要去实施这场改革,而且是我们还要一起去实施它。这将是一场团体性质的改革—无论是对于我们自己还是对于我们的同事来说,加入到这场改革中的人都会得到授权和机会。要是你们中有人不适应这场改革,那他就应该考虑一下其他的选择了;而对于那些热心于改革的人,我则欢迎你到我们的团队中来,因为我知道光我一个人是无法完成这场改革的。”
  对我来说,这是一次激情洋溢的谈话,我希望听众们也能够以一种激情洋溢的方式接受我的讲话。我可以说,对于大多数与会者来说,也是一次胜利的会议—当然是对那些希望实施改革的与会者来说的。那么对于其他与会者,这次会议又意味着什么呢?当然,所有的与会者都至少表达了对这场改革的认同。但是,至于把改革的意图转变为改革的实践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实际上,在随后的几周和几个月中,我听说,尽管有大多数的高层经理都对改革很支持,但他们还是为改革深感震惊。当然,他们感到震惊的不是我的想法和所表达出来的改革信息,而是我在改革中所传达出来的我的激情、我的愤怒以及我的方向和决心(例如“击败竞争对手”和“猛冲我们的业务”等)。因为这些都是十分的非IBM的做事方式,也十分不像一个CEO应有的做派。
  对此我并不感到奇怪—或者难过。我并不是要有意地使这些高层经理们感到震惊,我也没有打算哗众取宠以引起什么轰动效应。是的,IBM需要一剂强心针式的休克疗法,而且还需要一次打开胸腔的大手术。但是,IBM迫切需要的还是:让管理团队认识我是谁以及我的做事风格是什么样的—我也知道,只有少数人和我面对面地共过事。出于种种原因,这些改革措施会在将来让这些管理人员暴露他们自己,所以我不得不让他们明白我好竞争的一面。
  因此我就这样去做了。那些了解我的人将会告诉你:这并不是一个装装样子式的行为,我喜欢击败竞争对手,而且,我也极其痛恨失败。
  
2.成为领导人的一条新途径
那次会议后不久,事情就开始发生变化了。我可以感觉出一些激动人心的东西和一些希望。有些高层经理已经开始展示他们的个人领导艺术并致力于我所追求的改革实践中去了。
  尽管我已经为这些敢于冒风险的人提供了支持和鼓励,但他们仍然被众多不愿意改革的保守派所包围。所以,敢冒风险的人,既需要一个符号也需要一个体制来使他们的行为更具有效性。
  这就是1995年2月的“高级领导集团”(SLG)的成立,该集团的首要任务就是关注领导和改革方面的事务。为此,集团成员每年都要有几天的时间聚集在一起以讨论公司的发展战略问题,当然,我们也会花同样多的时间在领导艺术问题的讨论上。
  鉴于该集团在符号意义上的重要性—以及把它与新鲜的想法持续地连接起来的必要性,我认为,没有必要将该集团的成员资格建立在机械的职称或头衔的基础之上。我想要的是一种灵活而生动的角色模式—而不管这些成员在组织结构图中的位置以及他们手下统管着多少人,一个优秀的设计师,一个优秀的市场营销人员,以及一个优秀的产品开发人员,和一个高级副总裁一样,都是一个领导人。
另外,集团的规模也很重要。要我定期只与大约35个高层经理会晤可能是太少了点—但是,像第一次开会那样,一下子来了420人,那也太多了。我最终决定该集团的规模最多不得超过300人。而且,没有一个成员是终身制的。每年都会有一次优胜劣汰的改选活动:我的高层经理团队将聚集在一起重新组建该集团。在改选会议上,会有人被提议成为集团成员,但被提议者必须要获得整个团队的支持方可获得成员资格。新的“高级领导集团”成员的出现,将意味着原来的一个老成员在近期要退休了,或者是有人将要被告知:他将因为不符合我们的要求而被取消集团成员资格了。信不信由你,许多被取消资格的人,尽管当时非常失望,但经过我们的鼓励后来又都进步成为集团成员。
  这是一个巨大的转折点,也是一个极具建设性意义的事。当初的高级领导集团成员中,到了2002年3月时就只有71个人继续留任。IBM的高层领导人缺乏流动性—以及公司早期的一些高层经理本身明显不具有团队领导人能力这一事实,是导致这场改革的关键因素。如果CEO能够让高水准的—甚至是非常成功的高层经理不介意新的行为模式,那么这个CEO所领导的公司文化转型活动的速度就应该非常之快了。
  所以,我把提升和奖励拥护新公司文化的高层经理,当做我最首要的任务来完成。这将会给正在等待提升的经理们提供这样一个信息,即通向成功的道路呈现出与过去截然不同的图景来。
  员工们也特别想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可以成为一名高级领导集团的成员。我们的回答是:创建一系列的共同标准,以便让所有的领导人都拥有“IBM领导能力”,并遵照这些共同的领导能力标准行事。就像我们把程序性管理转型为原则性管理—即允许员工们以他们自己的方式和根据具体的情况来应用这些原则一样,我们的领导能力标准所描述的只是一些基本的要求,不同的人可以根据自己领导班子的风格、个性以及方法特点,采取丰富多彩的多样化和管理方法。
  领导能力标准(见下文),成为了IBM公司中对每一位高级经理进行评估的依据。不久,IBM的员工就会意识到,这将是他们在新IBM中追求进步的方法。
  IBM的领导模式
  对赢得市场的专注
  * 对客户的洞察力
  * 创新的思考
  * 达成目标的动力
  快速执行的能力
  * 团队领导
  * 直言不讳
  * 团队精神
  * 决断力
  持续的动能
  * 培养组织能力
  * 教导/培养
  * 工作奉献度
  核心特质
  * 对业务的热诚
  而且,包括那些直接向我汇报的高层经理在内的所有高层经理,都必须学习3天—在这3天中,他们将与训练有素的顾问一起共事,以了解同事在领导能力方面是如何看待他们的,并制定出一个旨在提高领导艺术的个人规划。
  
3.付诸实施
尽管我积极地提倡原则性领导,以及围绕着领导能力标准构建管理培训和评估,但令人欣喜的是,我们所采用的新方法已逐渐不再具有过去老方法常见的那种编纂整理的痕迹。这也正是我所期望的—而且,它也给我们的领导行为和领导焦点带来了显著的变化(那些发现了新方法中宝贵特点的人的贡献就更不用说了)。
  然而,两年后我意识到,IBM的公司文化转型走向了僵化。问题并不出乎意料:它出现在多数老方法的死灰复燃上。越来越多的IBM员工开始接受新战略,并喜欢我们必须实施的这些新文化战略,但是,一下子要改变所有人思想中的先入之见却并非易事。人们相信新IBM,但是他们同时也在权衡和比较—而且也仍按照过去的老方法在工作,仿佛他们仍处在旧IBM之中一样。
  我需要采取新原则,并让这些原则在所有IBM员工的心中扎下根。为此,需要把这些原则进行简化并将之深入到员工日常工作和行为之中。既然人们所做的并非你所期望的,而是你所要检查的,那我还必须研究出一种方法以测量人们的行动效果。
  1994年下半年,我和一位同事会晤之后,感觉有必要进一步简化这些原则。“我计算了一下,直至周末,你每天都希望我们早晨醒来后要关注20多件事情,”这位同事对我说道,“我做不了这些事。并不是我不善于做这些事,而是我不知道你到底想要员工们做些什么?”
  回想到当年早些时候召开的高层管理会议,我迅速地回答他说:“力争取胜、快速执行和团队精神。”这3个词抓住了我在那次会议上所有话的宗旨—在我看来,它们也概括出了所有IBM员工在制定自己的目标时所应该予以采纳的最重要的标准。从根本上说,这3个词也界定出了我们的新公司文化。它们不是空洞的口号,在我心中,这3个词中的每一个都有其具体的含义,它们分别是:
  *力争取胜:所有的IBM员工都应认识到,做生意是一项具有竞争性的活动,要么成功,要么失败,没有其他的选择。在新IBM中,那些缺乏竞争热情的人将找不到他们的适合位置。最关键的还是,机会存在于公司在全球各地的各个分部,而不仅仅只存在于美国纽约阿蒙克总部。我们必须把市场确定为我们所有行动和行为的动机。
  *快速执行:这是一个需要速度和磨炼的事业。我们不能再执迷不悟做一个完美主义者了,因为完美主义会使我们错失市场良机,并会使其他竞争对手夺走我们的科技发明。不要再一味地进行死研究了,在新IBM中,成功的人士都是动手做事的人—而且是快速而有效地做事的人。
  *团队精神:要使IBM像团队一样运转—一个实实在在的团队。
  “力争取胜、快速执行和团队精神”像格言一样通过多媒体传遍了全公司,最终演变成公司的新绩效管理系统。作为我们年度规划的一部分,所有IBM的员工每年都要围绕这3个方面制定“个人业务承诺”(PBCs),并列举出在来年中为了这3个方面的任务所需要采取的行动。当然,具体的方法分别由他们各自的工作类型来决定,但总的方向要统一。PBC计划是强制实施的有效计划,与这些相应的绩效,将成为员工的考绩工资和活动工资的关键性决定因素。
  当然,“采取行动”最终是要落实到个人领导能力上来—个人不仅包括我自己,还包括乐于丢掉旧框框、愿意合作以及希望塑造IBM新文化模式的成千上万的IBM人。他们中的许多人都似乎已经清醒过来,并兴高采烈地从僵化和政治性的体制中脱身。
  这其中有一个人特别值得一提:他就是汤姆·布沙尔。在第一次聘请IBM人力资源部负责人失败之后,我遇到布沙尔并聘请他担任这一职务,此前,布沙尔曾经先后在联合技术公司(UnitedTechnologies)和美国西部地区电话公司(U.S.West)担任过人力资源部的高级职员。一想到汤姆,脑海中就会出现“斗牛士”那勇猛倔强的形象:一个聪明、懂事、务实和努力的商界人士。他不属于那种传统的人力资源主管,相反,他是一个严肃稳重的商务人士。布沙尔对IBM所做的贡献中最大的要算是公司的文化变革,因此,他理所当然地成为IBM改革进程中的又一位英雄。
  
4.宣布我们的登月计划
你是否曾有过这样的感觉,即过去的东西历久弥新?有人也说过,失去的总是最美好的。我想,说这话的人一定为诸如IBM这样富有传奇色彩的商业帝国式公司工作过。
  IBM的黄金时代—其中大部分都是现实的,但至少也有一部分是虚幻的,在一些IBM员工的心目中留下了如此深刻而强烈的印象,以至于在这些人的眼里,现在公司所进行的所有改革都只会使公司变得越来越糟糕。他们总是希望改革能够停止下来,而无视市场和社会变化的现实。
  正如事实所证明的那样,促使我们逃离辉煌过去的,就是IBM自己的由盛转衰。然而,我知道,这样的痛苦记忆并不会在人们的头脑中永久保持下去。因此,我决定将公司的危机极端化和中心化—当然不是不负责任的,也不是采取一般性的做法,即以一张快乐的脸出现在大家面前,并乐观地向大家宣布说公司会尽快扭转颓势。我没有在公司中火上浇油,但也不想让人们过早地失去紧迫感。
  最后,公司终于结束了这种在生死存亡线上挣扎的时期。对老一套东西幻想的破灭,把IBM从过去的阴影中解救了出来。是什么使我们得以拥抱未来的呢?答案就是:我们的电子商务战略。我已经从战略和运营角度讨论公司整合战略时论述过电子商务问题,但是,对于我来说,电子商务的出现,更大的意义还在于它影响了IBM员工的内心世界。
  我决定宣布电子商务为我们的“登月计划”、我们振奋人心的使命和一个新时代的“S/360”。我们把它融入到我们所有的业务领域中去—不仅融入在我们的广告、产品规划、研究计划以及客户会议中,而且也贯穿在我们的交往和运营之中—从我的电子邮件、广播系统以及市政厅访问活动,到我们的内部转型衡量方式。它既给予了我们一种以市场为导向的使命感,也给我们自己的行为和实践提供了一个新的基础—换句话说,是给我们新的公司文化提供了一个基础。
  更重要的是,电子商务还能够使我们将关注点转向公司外部。我们不再关注自己内部的小圈子,而是重新开始关注行业中的大事;我们把内部的讨论从“我们到底想成为什么”,转变成“我们到底想做什么”。
  
5.不断地自我更新
加盟IBM后不久,我就开始认识到,公司过去和现在的企业文化中有其突出的优势所在—这种优势是任何一个公司都不想失去的。如果我们能够对IBM的公司文化做到去其糟粕和取其精华,那么我们就会重获无敌的竞争优势。
  当我在写这些文字的时候,这场公司文化上的去伪存真战争仍在继续。实际上,IBM正在经历着一场巨大的文化变革。“新IBM”—结合我们的电子商务战略以及对市场中最有成长可能性的机会的关注,正准备开始起飞。IBM员工又恢复了已经久违了的活力、动力和激情。IBM的领导人—尽管与IBM早期的领导人有很大的不同,也在地球上最聪明的30万人心目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以后我们将做些什么呢?在未来的5年中,将会发生两件事:
  *我们将再次陷入过于自信的陷阱。力争取胜、快速执行和团队精神将会像“基本信仰”一样,成为变味和老套的东西。“高级领导集团”也将会变成IBM昔日的“管理委员会”。
  *另一方面,我们又会发现新的拥有优势和活力的方法。我们能够不断地实践、不断地实现自我更新,还可以将这种不断的自我更新变成公司文化中永恒的一部分。
  能够历久弥新的东西并不多。而IBM就因为环境条件、遗产、努力以及运气等综合因素,仍然得以在一个全新的(一个反直觉的)的行业中保持着领先地位。我在给IBM公司股东的最后一个年度报告—2001年年度报告中,对导致IBM得以常胜的这些特点有所介绍:
  规模大但动作敏捷、具有创新精神但又有严格的规范制度、曾以科学精神和市场为导向、能够在全世界范围内产生知识资本,并把这些资本转化给消费者。这种新环境会持续不断地孕育学习、变革以及自我更新等。它是务实和专注的—但也是永远欢迎创新的。它奖励成果,最重要的是,它表现出对所做的每件事都有天分和激情。
  在积累数十年的经验、知识、阅历以及独有特点的基础上,IBM业已培养出一种处理复杂甚至是明显的内部冲突的能力。我们没有躲避或者抑制矛盾,而是学会应对它甚至利用它。这是在一个企业拥有十分正确的自我感时,才可以达到的一种平衡。
  要保持这种平衡是一件艰难的事情,但是我对此持乐观态度。因为,一旦巨人苏醒,就会迸发出无穷的力量。IBM的员工已经重新意识到他们是谁、他们能做什么以及如何去做,他们已经重新拾回尊严并重新燃起了希望。
  另外,我们现在赖以生存的市场充满希望—这是有史以来最具有动态性、竞争性和全球性的市场经济(政治、文化和社会环境就更是如此)。只要IBM的员工坚持关注外部,这个世界就将充满生机。

[摘录]第三部分 IBM文化(2)

相关推荐
python开发_常用的python模块及安装方法
adodb:我们领导推荐的数据库连接组件bsddb3:BerkeleyDB的连接组件Cheetah-1.0:我比较喜欢这个版本的cheeta…
日期:2022-11-24 点赞:878 阅读:9,257
Educational Codeforces Round 11 C. Hard Process 二分
C. Hard Process题目连接:http://www.codeforces.com/contest/660/problem/CDes…
日期:2022-11-24 点赞:807 阅读:5,695
下载Ubuntn 17.04 内核源代码
zengkefu@server1:/usr/src$ uname -aLinux server1 4.10.0-19-generic #21…
日期:2022-11-24 点赞:569 阅读:6,535
可用Active Desktop Calendar V7.86 注册码序列号
可用Active Desktop Calendar V7.86 注册码序列号Name: www.greendown.cn Code: &nb…
日期:2022-11-24 点赞:733 阅读:6,306
Android调用系统相机、自定义相机、处理大图片
Android调用系统相机和自定义相机实例本博文主要是介绍了android上使用相机进行拍照并显示的两种方式,并且由于涉及到要把拍到的照片显…
日期:2022-11-24 点赞:512 阅读:7,944
Struts的使用
一、Struts2的获取  Struts的官方网站为:http://struts.apache.org/  下载完Struts2的jar包,…
日期:2022-11-24 点赞:671 阅读:5,104